酷盖扣米

微博同名/发文着重乐乎

宣,固定cp:南硕糖锡忙内line

空皮:金南俊 金硕珍 闵玧其 金泰亨 田柾国

坏童话[中篇][27]

27.
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,郑号锡发现小红有些异常,它不像之前那般活泼,嘴贴近水边不断的一张一合。他有些担心地捧起鱼缸走向窗边。
“小红,你怎么了?你是想小黑了吗?”
鱼缸里的小红像是听懂了他的话似的,沉入水底转了一圈,接着又回到水面喘息。
“其实我也想南俊了。可是我们找些什么借口回去呢?取东西?”
小红晃动着鱼尾,好像在否定他的提议。
“不好吗?那你有什么提议?”
他等待着小红的回答,手机突然就响了,只好将手中的鱼缸放到窗台上。
手机屏幕上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让郑号锡一下子不知所措,努力镇定下来才接了电话。
“泰亨?”
对方没有回应,在郑号锡开始失望的时候,金泰亨才声音低沉地开口。
“号锡哥,来医院看正贤最后一眼吧……”

郑号锡赶到医院的时候,顿时感觉双脚无力,每一步都像是拖着石头一样沉重。
不知道他们都说了些什么,缓缓推开停尸间的门,只见金硕珍搀扶着伤心欲绝而泪流满面的韩院长,静静地看着停尸台上冰冷僵硬的正贤。
明明昨天还对着他们灿烂地笑着说ok的人,今天却连再见也不说就走了。
郑号锡始终没有勇气面对死亡这种事情,靠着墙滑落到地上。
四个人——金南俊、郑号锡和金泰亨还有朴智旻,就这样在医院的走廊上不知道沉默了多久,直到金硕珍扶着韩院长走出停尸间。
所有人马上赶到面色苍白的韩院长身边,等待着她说些什么。
“孤儿院还有很多事情,我要先回去处理,你们……帮正贤办一下身后事吧。”
韩院长哽咽着说完便拍拍金硕珍的肩膀,可那瘦小的身躯还没走开几步就晕倒在地。
“院长!”
最终韩院长因为劳累过度再加上精神压力过大,需要在医院休息一段时间。
孤儿院的事务被迫搁置,金硕珍需要去闵玧其那里帮忙,所以朴智旻留下来照顾韩院长。
金南俊和金泰亨一心扑在正贤的案子上,发誓一定要找到那个杀害如此善良的正贤的凶手。
而郑号锡呢?
他只能回家,躺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,任由过去美好的回忆冲击脑海,讽刺着现在的一切。
动了动身子,现在的角度可以看见窗台上鱼缸里小红已经翻肚了。
“你们……都那么想离开我吗?”
他将小红葬在了花园里的一棵树下,并在旁边种上一朵花,希望没有小黑陪它,它也不会像自己一样感到孤单。
半夜郑号锡醒来觉得浑身酸软无力、口干舌燥,到厨房喝水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闵玧其没有回来,也没有打电话和发短信告诉他。
他蜷缩着坐在地上,背靠着沙发,滚烫的泪水不知不觉地流了出来。

闵玧其回来发现郑号锡在沙发上睡着了,叹了口气走过去想要给他盖上毯子,结果不小心把他弄醒了。
“号锡,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?”
郑号锡睁开眼看着闵玧其什么也没有说,他只是想要看看他,好好看看自己爱着的这个人到底是谁。
“号锡,你怎么了?脸色怎么这么差?”
郑号锡躲开了闵玧其想要触碰自己的手,摇了摇头。后者皱了皱眉,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,门铃却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。
“我去开门。”
才放松一些的郑号锡看到站在门口的两个人后,身体又瞬间僵硬起来。
三个人就这样互相看着彼此,最后还是金泰亨先开口。
“请问闵玧其在吗?”
看着神色严肃的两人,郑号锡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,但是不敢再往下想。
大概是听到有人念自己的名字,闵玧其走了过来,在看到来人是谁的之后,把郑号锡挡在了身后,看上去一如既往地骄傲。
“闵玧其,我是警务人员金泰亨,这是金南俊,我们现在怀疑你与一宗谋杀案有关。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,你有权保持沉默,但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会成为呈堂证供。”
虽然猜到几分,但郑号锡还是有些惊讶,愣了几秒。回过神来闵玧其已经披上风衣,从容不迫地走在金南俊和金泰亨前头了。
“等一下。”
还没走多远,闵玧其突然调转方向,快步向郑号锡走来。众人疑惑之时,他走到他面前捧起他的脸,不顾身后面色铁青的两人,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。
“等我回来。”
就在他说完转过身的瞬间,郑号锡一把拉住他的手。
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
在警局的审讯室外坐了不知道多久,郑号锡感觉腿都有些麻了,审讯室里不断传来拍打桌面的声音。
“闵玧其,前天也就是五月十八日下午两点到五点之间你在哪里?”
面对愤怒得脖子上暴跳青筋的金泰亨,闵玧其高傲地将脸别向一侧,没有回答。
“我在问你话!”
金泰亨一掌拍到桌子上,响得连外头的郑号锡都心惊胆跳的。而闵玧其收回了游离的目光,看向金泰亨轻蔑地笑出声。
“跟我耗时间?好,我有的是时间!”
说完,金泰亨扔下手里的文件,靠着椅背一动不动坐着,目光死死地盯着闵玧其。
而一旁的金南俊一直沉默地观察着闵玧其。
外头的郑号锡听里面貌似安静,舒了口气之后便看见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往这边走来,阐述了自己的身份——闵玧其的代表律师之后,一旁的警官立马带他进去。
“律师来了。”
里面的金泰亨抬头看了一眼这个文质彬彬的男人,起身气冲冲地出了审讯室,与郑号锡擦肩而过往警局外走。随后金南俊也走了出来,对刚刚那位伙计说。
“你带他去吧。”
自从那天任性之后郑号锡第二次见金南俊,上次因为南正贤的事情伤心欲绝,根本不适合也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,现在张了张嘴,最后还是一个字也吐不出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头也不回地离去。
倒是闵玧其一副轻松的样子,走过来拉住郑号锡的手让他先回家,但郑号锡只是低着头不说话。倒是身后笔直地站在原地的律师替闵玧其开了口。
“郑号锡先生是吗?”
郑号锡抬头看向那位一直保持着微笑的男人,有些意外他知道自己的名字,而闵玧其则是满脸不悦。
“您还是先回家休息吧,不用担心闵先生,他只是协助调查,如果没有直接证据证实他与此案有直接关系,警方最多拘留四十八小时就放人。”
虽然他说的是好消息,但是郑号锡一点也高兴不起来。
闵玧其,你到底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啊?

在空荡荡的别墅里难耐地等了两天,第三天就在郑号锡准备出门去警局的时候,接到了一个未知号码的电话。
“喂,你好。”
“你好,郑号锡先生,对吗?”
郑号锡一下子就猜到了电话那头的人是谁,这彬彬有礼的语气和称呼真让人不舒服。
“是的。”
“我是闵玧其的代表律师,我是要通知你暂时不用来了,他还要晚些时候才能出去。”
“为什么!?”
对方好像掌控了一切,就连郑号锡这样的情绪都仿佛在他的意料之中,他轻笑的语气像是在安慰郑号锡。
“郑先生,你不用担心,只不过昨晚有人打电话提供线索,证明南正贤溺死那天,闵玧其在码头附近出现过,警方就在附近的公路监控录像中发现了闵玧其的车辆行驶记录。所以警方需要闵玧其继续配合调查一段时间。”

在去警局的出租车上,郑号锡在心里不断为闵玧其找寻各种理由,可没有一种理由能打消他的疑虑与不安。而他也根本不敢去证实事情的真相到底是什么。
当他到警局的时候,刚好看见三人连同律师走出了审讯室。
三个人此时对立怒目而视,谁也没有说话。
而郑号锡就这么看着他们,不敢、也不想靠近。
直到闵玧其的代表律师看见了不远处的郑号锡。
“郑先生,你来得正好。”
三个人闻声几乎同时转头看向郑号锡,而闵玧其却面露不悦,抑制住愤怒低声问律师。
“你让他来的?”
律师没有回答闵玧其,而是微笑着走近郑号锡。
“郑先生,我不是通知你让你不要来了吗?虽然警方找到了新的证据,但是刚刚我们也找到了新的目击证人,证实了南正贤是自己跳水身亡的。”
虽然这番话像是在对郑号锡说,但是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,他看向了咬牙切齿的闵玧其。
“闭嘴。”
他识相地闭上了嘴。
闵玧其深吸一口气才向郑号锡走去,脸上的神色难看得不由地让郑号锡担心。
“闵玧其!我不会就这么算了!”
听到身后放言的金泰亨,闵玧其停下脚步,转过身走向他,步步逼近他直到两人之间只剩下一个拳头的距离才停下。
“有证据就抓我。”
“你!”
金泰亨一把揪住闵玧其的衣领,真想一拳打下去,但被一旁沉默的金南俊拦下了。
“怎么?金警官,要在警局打人吗?”
闵玧其用力挣脱掉金泰亨的纠缠,快步向郑号锡走去,经过他的时候一把扯住他的手臂就向前走去。

一路上满腔怒火的闵玧其,飞快地在公路上驰骋。
两人都各怀心事看向前方,没有说话。
到家之后,闵玧其就进了书房把自己锁在里面。
巨响的关门声和不断传出的东西碰撞、破碎的声音,每一下都像是要把郑号锡心里那仍抱有的侥幸心理,全部一一击碎。
不久后,伴随着夺门而出的又一次巨响,所有的一切又一次归于平静。
郑号锡轻轻打开书房的门,看着满屋的狼藉,失望地闭上双眼,背靠着冰凉的墙壁,泪水再一次滑过脸颊。

如果说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郑号锡未曾料到的,那么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就让他更加迷失了自我。
自从那天闵玧其走了之后,就再也没有回来过,电话也再一次无法接通。
那天开始,郑号锡常常就一个人坐在门口发呆。
从天亮坐到天黑,再从天黑坐到天亮。
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在等待他的归来,也不明白这样对自己意味着什么。
只是脑海中总是会闪现出曾经那些幸福的画面,那时他的世界中,所有的人都不是现在的样子。

TBC

Loveless
[02]

闵玧其x郑号锡
总裁x学生
ooc.包养、商战、本章清

坏童话暂定封面4.0

美工:我自己₍₍ (̨̡ ‾᷄ᗣ‾᷅ )̧̢ ₎₎

Loveless
[00-01]

闵玧其x郑号锡
总裁x学生
ooc.包养、商战、18x

坏童话[中篇][26]

26.
那天过后闵玧其就每天早早地起来,给郑号锡做好早餐,然后开车去上班,晚上在饭点之前回来,再和郑号锡一起吃晚饭。
这是郑号锡梦寐以求的生活,但平静的水面下,往往是汹涌的急流。
有时候郑号锡一个人在家里待不住了,就出门在街上游荡,站在十字路口迷茫地看着行色匆匆的人们,不知道该走向何方。
有一次路过曾经打工的花店,刚好看见金泽秀正在拉闸门关店,而当时才下午三点点。原来花店老板嫌花店不赚钱,打算关掉花店。
然后金泽秀又告诉郑号锡金南俊最近的情况不太好,他的同事在一次任务中不幸殉职,所以他很难过,没日没夜地扑在工作上。半个月前见到他的时候,他的样子很憔悴。
郑号锡心里一紧,和金泽秀道别之后就赶到了警局,却没想到在大门前遇到了南正贤,还有……金泰亨。
“号锡,你在这里发什么愣啊?”
郑号锡想了想,小声询问旁边的金泰亨。
“我听说你们的同事……”
“是东浩。”
“那南俊现在怎么样了?”
听到两人的对话,南正贤叹了口气。
“他每天都在拼命地查那个案子,不肯休息,不肯吃饭,我和泰亨刚强迫地把他送回家。”
郑号锡完全不敢想象南正贤所描绘金南俊,他想他一定也有一半的责任,或许他当初就不应该任性地和金南俊赌气。金泰亨知道他在担心,拍拍他的肩膀。
“别担心,号锡哥,我会搬回去和南俊哥一起住的。”
郑号锡惊讶地望着金泰亨,他刚刚是在喊他吗?
号锡哥……
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听到金泰亨这样喊他了,久到他以为一辈子也不会再听到了。
而金泰亨很快就收回了手,转头看向南正贤。
“正贤,孤儿院也解散了,有打算吗?搬来一起住吧。”
“还没想好,虽然孩子都送出去了,但是孤儿院还有后续的事情我想帮院长处理完再说吧。当然,如果还有其它孤儿院需要我的话,我还是愿意留在孤儿院的。我还是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,因为没那么复杂。”
三个人再寒暄了一会儿,南正贤要去一趟医院,说是去探望一个朋友。看着他离去的背影,金泰亨突然大声叫住他。
“正贤!”
“怎么了?”
“有事来找我们!”
南正贤向他们比了个OK的手势,笑着和他们挥挥手就没再说什么,就像当初他们离开孤儿院的时候那样。
郑号锡怎么也不相信这会是他最后一次见他。
那样善良的正贤。

当郑号锡回到家的时候,闵玧其已经回来了,正在厨房里忙活着准备今天的晚餐。他听见门口有动静转过头来看了看,看见郑号锡之后露出了笑脸。
“你回来啦,很快就能吃了。”
“嗯。”
郑号锡换好鞋子,走过去倚靠在厨房门边,犹豫片刻还是说出口。
“我今天遇到正贤了。”
不知道为什么,闵玧其听到他的话有些愣住,忙碌的双手僵在空中,然后缓缓转身看向郑号锡。
“孤儿院……不能不解散吗?”
闵玧其没有回答,其实郑号锡也知道自己在问一个毫无意义的问题,但他始终不愿意相信这残忍的事实和眼前的这个男人有关。这是他的侥幸心理,可他却没有给他幻想的机会。
“号锡,你要相信我。”
说完,闵玧其就把郑号锡拥入怀中,而郑号锡没有抵抗,轻抚着他的背安慰着他。
两人就这样抱了一会儿,郑号锡突然推开闵玧其。
“怎么了?”
“你的菜要糊了!”
闵玧其连忙转身继续忙活,郑号锡也上前帮忙。
“对了,有件事要你帮忙。”
“什么?”
“能帮泽秀找一份工作吗?”
闵玧其明显是不情愿的样子,郑号锡只好关键时刻才会用的必杀技——撒娇。
“下不为例!”
“知道了。”

TBC